返回第374章华山南顶(1/1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此时南峰上也已进行了数论比斗,齐聚与华山之巅人数虽多,但武无第二,很容易就已分出许多级别的人物,到这时候还能在群雄面前比斗的,那已是真正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郝清风看到沈裕民这些人上来,连忙招呼过来,能在少年组已览众山小的,历来也十分受重视,而这时候能登上顶峰的,自然更受关照。

    略已询问,得知沈裕民以巨大的优势夺魁,不觉更为高兴,说道:“当时武学之世颇也衰微之势,十年前横空出世了全真派,得以令大家折服,如今又出了沈兄弟这等人才,当真令我辈习武之人倍感欣慰。”

    沈裕民连忙说:“帮主言重了,天下高手层出不穷,沈裕民哪算得什么人物!此来本是为一览天下高手,并无半点争雄之心,还请不要取笑。”

    郝清风道:“兄弟过谦了,到此就不需如此客套了,不妨先看看这顶峰的比斗,这乃是西域鹤形功贺千文和黄山虎爪门的胡万武过招,到我们打完,你们年轻人也要和咱们过招的。”

    沈裕民笑道:“我哪有本事和这里的高人过招?能看一看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便不多说,只细细观看场上两位老者交锋,他们一个用的是奇门鹿角杖,一个使得是九节杖。

    须臾,郝清风问道:“沈兄弟的刀法在这天下也是少有了,相比对各种武学独有心得,不知对这二位的交锋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沈裕民皱眉良久道:“小子胡言乱语,还请不要见怪,这两位宗师武艺极强,但手上的兵器看似并不乘手,应该本门练的是另一门兵器,为了出其不意新换了兵器,虽然精妙新奇,到底失了经验,两人都有数次绝妙机会,却无从把握,失了良机,未必就比本门功夫强些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两位老人资历颇高,每每能上峰顶,却始终无法夺魁,到底是有些原因的,郝清风这般好手看时,早就有此感觉了,却不能和沈裕民这般口无遮拦直接就说出来,如今听得这么说,一方面感慨这小子眼力已入高手境界,却不好评价,只顾继续观看比斗。

    两人功夫终究没能融会贯通,打到三百合,始终奈何不得对手,最终到是胡万武年轻一季,体能占了便宜,贺老认输,双双和平收手。

    这边那两人定了胜负,沈裕民身旁一人突然道:“这位兄弟看来是在少年组夺魁了,眼中装不下天下人物了,来来来,陪老儿玩意玩!”

    沈裕民哪里有什么兴趣在这场面里插一局?当即表示不是对手,想要拒绝,却听郝清风介绍到:“这位贺千章前辈,正是贺万文掌门的胞弟,却是拜在蛇形门门下。”

    沈裕民听这言下之意,就是刚才自己胡乱评价,却拂了人家兄长的面子,得罪了人,这一场到底是躲不开了,只好硬起头皮上前抱拳道:“江湖浪子沈裕民,并无门派,拜见前辈了,还请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贺千章冷冷地说:“小子,我也用了杆不乘手的兵器,只练了数年,不知道你本门兵器可有何等神通,还要好生让老夫见识见识!”

    原来这两位贺老虽不在同门,却将学来的功夫互相流传专研,集两家之长也算是进了高手之境,如今已是西域绝顶了,这时两人一同琢磨出来的鹿角杖形状怪异,如同一个大鹿角,九转八叉,十分难缠,本想来华山打个出其不意的,也算几战连胜,都进入这十来个不多的高手之位了。

    如今听沈裕民这等少年品头论足,说了他兄长,不就也说道他了?哪里肯善罢甘休呢。

    沈裕民刚刚施礼就看贺千章出杖扫过来,这兄弟二人杖法其实相同,并无太大变数,只是一个更快,一个更奇而已,他评天下武艺都是以赫连小鸟同彻木衮达吉布之战为准,怎么看都觉得这般出手不是最佳的法子,如今身在其境,要自己去破解,却又不能那么从容了。

    眼见鹿角杖斜刺过来,沈裕民想不出精妙的应对之策,只能一刀斩出,从动作上看,还是那般平平无奇的基础刀法,挥砍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在场只有使刀的高手才知道,他这一刀在距离不远,人家又先手的情况下要后发还摆出如此挥砍的动作,能挡下这一击绝非是普通水准,寻常人士还都和白星海一样,感觉这沈裕民就只会那挥砍的动作呢!

    铛一声,贺千章的杖头被宝刀稳稳架住,只能变招,略一刺后就一击扫击,却不想沈裕民不讲武德,还是那般原封不动一刀挥砍过来,哪里等得他杖扫过去?只能急收回杖抵挡,堪堪挡住后却见人又是那个挥砍动作,竟叫他无计可施,猛挥杖格挡,铛的一声,被逼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沈裕民尴尬地说:“贺老,小子得罪了,在下苦思之下竟想不出以什么招式化解,只是情急之下胡乱挥砍,还请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贺千章收起杖长叹一声:“这柄单刀能使到你这程度,哪里还需要什么出其不意的功夫?兄长,咱们这数十年的路,真是一步错步步错,唉。”

    贺千文也神色黯然,两人收起杖竟然就那般下山了,也不曾和这天下高手道别。

    亲,本章已完,祝您阅读愉快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