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375章决战!(1/1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白星海被这场面震惊了,沈裕民出手打那老人和打自己一样,来来去去就一招挥砍,却叫人无计可施,当真是一招吃遍天下,想发表意见,却不敢声张,怕惹出沈裕民那样被山顶的人挑战,只悄悄问王义彬道:“我说道士,这人刀法诡异啊,怎么就一个动作?还叫那老儿服输了?”

    王义彬也不声张,只悄声说:“他刀法看似简单重复,其实出刀速度,力度多有变化的,最后击败你的那一刀你也能感觉到,只能说这人境界已至我等无法捉摸之境了,我们不要妄议为好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们也不说话了,这一时也就没人不服气去找沈裕民麻烦了,胜了这少年也是胜之不武,败给他就更没法在这山顶站着了,因此沈裕民他们得以细细观看剩下来的高手论剑。

    而需要观战的节目也就这些了,沈裕民再看这峰顶论战,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,无论是什么人之间交手,都感觉他们的招术、动作达不到完美的程度,总有这里那里的不到位,不时出现一些极其明显的破绽,完全和他心目中的武学巅峰不沾边。

    当然因为之前得罪了贺千章的事情使他没有多嘴,而究竟这种情况和事实有多少差别,也不是他现在关心的内容,毕竟他更多的心思是每一招精妙绝伦,令人叫绝的功夫,自己应该如何应对,但是很糟糕,从头到尾,他感觉自己除了那套还没吃透的天伤悲悯刀法,就只能用最简单也是最基础的挥砍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,沈裕民觉得自己简直回到了乡下人刚刚进城的样子,更难受的是,身旁这些绝世高人也不比自己好多少,个个都显得没见过啥世面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有一点是没有错的,那就是沈裕民自己说过的,坚持本门兵器未必比那些出其不意的武器要弱,他唯一感觉没有多少问题的高手,也就是郝清风和几位使用本门兵器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的是,这些人取得了优胜,最终决战是灵锋派帮主郝清风和乐山镖局总镖头南余通,这位总镖头却不完全是和常效章那样靠着人脉和名望闯出的天下,他家的七十二路南家裂魂枪法也在各处押镖时都未遇敌手,叫绿林好汉们是闻风而遁。

    原本南家的功夫在江湖上算是上乘,却也难入绝顶之境,而这位南余通一来是曾寻访名师,率获奇遇,二来也是天赋异禀,又极为喜爱这套枪棒上的功夫,久经专研,更是数次突破极限,到这次不少江湖名宿都缺席了的华山论武之中,竟是意外闯入了决赛。

    而这二人用的都是本门最拿手的兵器,没有追求出奇制胜,只是精益求精,也确实教其他人折服了。

    沈裕民看时,那条铁枪在这山顶之上,也算神出鬼没,使得出神入化了,但是境界和修为在这里,多凭这一手的功夫,只怕还是敌不过郝清风,毕竟郝清风的境界是他见过的少有极为绝顶高手了。

    而每次换位思想,包括郝清风那近乎神奇的剑法,他始终觉得少了一丝感觉,难道赫连小鸟和彻木衮达吉布那一战,竟比在场这些高手更加激烈精彩?

    想来他自己也有提升,那人力也有穷时,只怕看法间会出现许多谬误,不敢往那边去想,而想来想去,这些高人之间,似乎还少了些什么,是自己遗忘了吗?

    若他静下心去往前回忆,自然可以想起几件事来,但是这等绝世武痴,只顾观看眼前决战,就没朝那边去想了,并且在三百招后,郝清风果然技高一筹,另南余通口服心服了。

    沈裕民看那柄青锋剑在裂魂枪面前真是招招精彩,妙用无穷,和自己切磋时根本不能同日而语,更加是心悦诚服,也暗自感谢此人当时提携,否则自己的进境也不能这么快,正要同大家一同上去祝贺人家,那王义彬走上前就要将这一届的盟主之位交出去。

    郝清风却制止了王义彬,道:“这盟主信物之事暂且不急,我等既已决出了胜负,不妨先和少年英雄们交流一番再说,恕我直言,这一次鹿死谁手还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当场几乎炸了锅,还有谁能比他郝清风更强?难道就这五个少年里?人人都摇着头表示他过谦,白星海大叫道:“这有什么好争的!我就看不出你们这些老人能比沈裕民那一刀强多少!”

    这一下,全部视线就集中到沈裕民身上了。

    郝清风道:“正是,这一年多每次再见,沈兄弟的武艺都是如隔三秋般变化莫测,今日不曾与你一战,如何能算得郝某获胜?”

    沈裕民道:“郝帮主就别拿小弟开心了,我哪里是你的对手?”

    郝清风道:“闲话莫说,拿出你的全部本事,咱们在这里将当时没打完的那一场,比出个结果吧!”

    沈裕民看这场面,是再没有别的可能性了,这一场是不打也得打,他本就好武成痴,遇到什么人都恨不得打一场试试水,心中也已跃跃欲试,加上自己确实感受到了武艺的进步,也想试试自己和当初被吊打时的变化到底有多大。

    心念已定,他也不再多说,在各种大眼小眼的围观下,走入峰顶核心,握好宝刀道:“如此,还请帮主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亲,本章已完,祝您阅读愉快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