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108章 【番外】秋柳(注意雷(1/4)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在梦境里,有木头在小倌馆被折磨到濒死的情节,务必谨慎观看!  一处阴暗的山坡下,莫说是树木,便是草都极少,只能看到无数破烂的竹席,还有数不尽的腐烂尸体,只一眼便让人感觉身处炼狱。

    角落有一具完整的尸体,裹尸的席子不知道怎么散开了,那具尸体耻辱地裸露在那里,浑身上下伤痕遍布,未干涸的伤口,看不到一点完好的皮肤。

    梦境里的秋柳忽然飞身过去,快速查看了情况。那人的胳膊,手腕枯瘦,似乎绳子长时间捆过,大片的皮肤被磨破了,如今还渗着血,看着甚是恐怖。

    她拉过那人的另一只手,以方便主子旁边的姑娘把脉。结果那人的另一只手更为惨烈,小臂被人用刀划出无数的伤口,手腕那处的皮肤被人剥开,伤口上还残留着折磨用的盐粒。

    眼前的场景突然溃散,再凝结成画面时,秋柳已经到了一个屋子里。她正在给那个男子上药,喂过饭后,坐在旁边看他。

    男子的眉目俊美,带着一种温润的书卷气,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时,便更显得人畜无害起来,安静温柔。

    因着刚刚喂过饭,他的唇瓣上还沾着些水渍,看着愈发轻软清润。

    秋柳的眼中闪过亮光,忽然俯身靠近,指尖摁在那人的唇瓣上摩挲两下,果然如同想象般柔软。

    真是好看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秋柳的视线落在男子的身上,微微敞开的领口还能窥见那一身的惨烈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冷了下来,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半晌扯了扯嘴角,转头坐到椅子上用帕子擦拭随身的匕首。

    她的眸光一闪,抓起随身的匕首,朝着男子的面门狠狠地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刀刃闪烁着寒芒,带着浓浓的杀气,仿佛是要破开虚空将人斩于刀下。

    男子纤长细密的睫毛都是安静的,没有半点的变化或是颤动。

    然而血溅当场的前一刻,匕首的攻势戛然而止,就连那种令人胆寒的煞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秋柳挑眉笑起来,眉眼弯弯,将匕首收起来,调笑着在男子的眼角亲了一口,像是得到一个新奇玩具的孩子,眸中闪动着兴奋。

    这若是装的,只能赞一声好演技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起给名字吧。叫……”秋柳的手指划过男子的眉眼,挑眉笑得开心,稍稍一顿,心头便有了想法,“反正你没有反应,不如就叫木头吧。随我的姓,就叫楚木头。”

    秋柳自己玩得很是开心,笑弯了眼睛,将脑袋抵在他的脖颈处轻轻地蹭了蹭。

    她是杀手出身,但是从来没有不会用美色勾引目标,所以与男子这般亲近还真是第一次。说着起来对方这样无知无觉的样子,也是很讨她的喜欢。

    毕竟她见过太多死于床榻的任务目标,若真是遇到一个能蹦能跳的小倌,自己也未必能放下戒心。

    至于小木头的意愿,她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到底也是当杀手的,‘及时行乐’四个字几乎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了。

    因为谁不知道,这会儿还活蹦乱跳的人,会不会死在下一场任务里。

    如今的任务仍旧凶险,性命只在主子的一念之间你,不知哪天便会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所以,秋柳没有多余的同情来挥霍。她并不在乎小木头是真的傻了,还是一切都是伪装。如今是他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等到他卧薪尝胆有了实力,大不了杀了自己便是了。

    秋柳的神色间显露出几分轻松,侧过头嗅了嗅楚木头的脖颈,还能闻到鲜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并不难闻。

    又或者是她本就熟悉鲜血的味道,所以反而觉得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场景一转,似乎又是半月以后。

    木头仍旧身形削瘦,身上的伤口大多已经不再流血,但是面色依然苍白,悄无声息地躺在床上,似乎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突然他的气息有些不稳,额上出了一层薄汗,脸上显出不自然的燥红,剑眉紧皱着,唇瓣死死地抿着,白皙修长的手攥着身下的被褥,像是在忍受着什么。

    秋柳抱着他去找了主子身边的姑娘,坐在旁边等着姑娘把脉开方子、熬药。

    楚木头因为封闭了神志,如今身体因为被热潮折磨,本能地发颤,衣衫几乎被全部汗湿,仰头露出修长的脖颈,汗珠顺着下颚线滑落,难耐着抿紧了唇,气息混乱。

    他的相貌原本是有几分板正矜贵的,如今双眸紧闭的隐忍模样,让他整个人透露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来。

    秋柳赶忙调整了一下动作,让他靠得更能够舒服一下,声音都不自觉地软了下来:“没事,一会儿喝完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低头吻了吻木头的额头,软身软气地哄着,目光一个劲儿往旁边飘,想看看药什么时候能熬好。

    看着楚木头难受,她着实感觉心急如焚,若不是自己在这方面实在没什么经验,她这会儿都想直接将人抱走想些办法纾解。

    就在她差点坐不住的时候,那药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